非瑜不能吃哦

產量不穩定品質參差不齊的文手
主食幾乎都是冷CP,看心情會寫對家,也可能拆CP,自行看好tag進入,拒絕撕逼。
糖刀都發,但是我不會在開頭告訴你們結局是不是甜的,我認為那破壞閱讀時緊張期待的感受,並且每個人對虐的定義不同。所以不吃刀的朋友們,建議你們看到偏正劇向的文斟酌迴避。

【尤奧-聯文】好好學習,天天戀愛51-60

❐這是《ユーリ!!!on ice》女性向BL同人文,CP尤里·普利塞提x奧塔別克·阿爾京
❐尤奧群聯文,群號:436830081
❐前文鏈接走起→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
看著尤里強硬的嘲諷臉,奧塔別克很想告訴他自己並不害怕,他只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想上廁所而已。
只是他害怕在一片黑暗中回房上廁所廁所才沒去罷了。

可以,親愛的奧塔你不是學霸嗎,邏輯該重修囉。

52.
最後他還是憋著尿任由尤里拉著跑了。反正他覺得依尤里毛毛躁躁的個性一定很快就會結束的,再者有人陪也沒有什麼好恐懼的。
話說尤里的手真暖。他多捏了兩下。

53.
真看不來奧塔別克有這麼怕黑,捏我的手捏這麼緊是鬧哪樣啊。
有點可愛,不過還是快點帶他回房吧。

54.
……那個,回房的路要怎麼走啊?

55.
尤里承認飯店的複雜程度遠超乎他的想像,不過他還記得那些都不太一樣的動物頭裝飾,尤其他們房間對面的虎頭簡直不能更酷,不可能走錯的。
然後他就發現一層樓的虎頭也不只一個。
尤里轉向一直盯著地板的奧塔別克,果斷選擇了放棄。

56.
「……奧塔別克,現在幾點了?」他覺得自己在走廊上徘徊了好久。
「凌晨四點零八分。」

「我們幾點出來的?」
「兩點多快三點吧。」

「……幾點上山?」
「……六點半吃早餐,七點出發。」

哦,呵呵。

57.
心灰意冷下他們選擇直接走到一樓餐廳門口打地鋪——畢竟一樓除了櫃檯就只剩餐廳了,沒有任何迷路的可能性。

58.
「尤里·普利塞提!奧塔別克·阿爾京!你們不好好睡覺是在做什麼!睡在餐廳門口成何體統!」
最後他們是被提早來準備學生動向、座位的帶隊老師莉莉婭吼醒的。
奧塔別克捂著額頭,睡眠不足又被恐怖的音量攻擊,他覺得有點不舒服。

59.
他們被罰了幫忙準備露營的行李,還不許跟著上山,留在飯店內思過。尤里對此表示強烈的不滿,待在飯店三天也太特麼無聊了吧!?
奧塔別克試著摸摸他的頭要他冷靜但是失敗了。

60.
哦對了,監督室友不周的李承吉被連坐處罰了。安安穩穩睡了一個晚上的承吉同學表示,太好了正合我意,誰要爬山啊。

+-
感情上沒有任何進展的一章!(喂
第一次寫這種文體好新鮮啊
下一棒 @zero-qingshe!(手機黨不能艾特,致歉

【秀業-ABO世界觀】Erosion02

❐這是一篇《暗殺教室》的女性向同人文,CP淺野學秀x赤羽業
❐之前秀業開坑調查裡有小天使點的梗,因為和其他點梗的世界觀不一樣就獨立出來寫啦。(開坑調查仍在持續進行中喔,大家麻煩幫忙手滑plz)
❐設定上兩個人都是Alpha、高中時代,不能接受的請慎入噢
❐前文走起→01傳送門

    今天,由椚丘資訊社所架設管理的學校非官方論壇成功的Lag了。

    不為什麼,就是突然湧入的訪問人數實在太多了——大致的人口構成是「為什麼我看到會長和紅毛在手牽手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的風中凌亂黨、「扒一扒那對新學霸情侶在一起前的種種跡象」的八卦黨、「高價收購火把和強力防閃光墨鏡」的FFF團小夥伴,以及「多年夙願終於成真我必須產個糧慶祝!」的眾Homo獸。

    全力搶修論壇的資訊社眾人表示,平常經費不足就算了還要給我們造成這種麻煩,學生會長泥垢。

    尤其是其中幾個念A班的資訊社學生還必須承受一整天的閃光攻擊,放學後幾乎是各個捂著臉離開教室的——

    「淺野太沒人性了!為什麼才交往第一天就要共吃一個雙層便當!噫!」

    「救命,赤羽的惡作劇變本加厲了,現在會長更不管他了……」

    「媽,為什麼這麼過分的人交的到男友而我還單身?」(畫外音:因為他們帥啊傻孩子。)

    不過——就算這兩人的存在儼然已經成為一顆巨大的閃光彈,大部分的人都還是抱持著這樣的論調:他們之間大概撐不了多久。

    和十多年前相比,Omega早已不是什麼稀有的存在,數量上甚至已經與Alpha差不了多少;甚至就算在十年前,淺野學秀和赤羽業這樣優秀的Alpha,也是不乏Omega追求的。不是不曾有Alpha走到一起,但是走到最後的著實少之又少,大多不是磨合失敗,就是在輿論或信息素的影響下選擇離開。

    尤其這兩人又都是那麼的高傲——嘛,會長跟不良的情路,難啊。

❐❐❐

    赤羽業斜斜的倚在學生會辦公室的沙發上滑著手機,眼神似笑非笑的翻著這些立場幾乎一致的留言。看起來大多數人的思考都跟他的想法略有重疊——反正淺野學秀這種公子哥兒早晚會厭倦自己,那還不如先享受這風花雪月,在他的興趣變質前就爽快的甩開。

    「在想什麼?」柑橘的香味猛然侵染了他的神經,讓赤羽全身微微顫栗了一下。自從他和淺野開始『交往』後(拜託不過也就21小時),淺野在他身邊時便會刻意的釋放自己的信息素,不知道是要宣誓主權還是純粹想挑逗他——天殺的他昨天脫下來的制服襯衫上都是橘子味。

    「我的一點小心思不值得會長大人您關注吧呵呵。」紅髮少年略略將頭偏向右後方,正好對上淺野從背後逼近的紫色雙眸。

    橘子的味道又更濃了一點,「你看起來挺煩惱的,這還不值得我關注?」

    「其實我只是在想我要怎麼在你的手下的杯子裡加芥末效果比較拔群而已。」

    「別忽悠我,你還會煩惱這種東西?每天操作下來不是該信手拈來了嗎?」

    「我要精益求精啊會長。」

    我到底怎麼喜歡上這中二病的?

    淺野幾乎看不見弧度的翻了個白眼,從紅髮小惡魔身後徹開,一臉欲求不……我是說酷炫狂霸跩的坐回自己的位子。

    「算了,之後再跟你鬧。」

    「切……」業狀似不悅的皺起鼻子,心裡倒是是鬆了一口氣——說出來的話照淺野這控制狂的個性,不做出什麼過激行動的話他還真的會有點意外。

    雖然如果做了一定比較有趣,嗯。

    也許他是有那麼些喜歡淺野的吧,不過是和那種什麼都只會理想化的驕傲傢伙比起來,他更看得清現實而已。

    ……啊,畢竟還是青澀的少年嘛。他一定不知道,如果殺老師得知他這麼想的話,一定會笑著告訴他,這個想法本身也同樣是自傲又帶著既定想法的吧。

    到底說,即使雙方的感受都已經從厭惡轉為惺惺相惜,又從惺惺相惜漸漸變質為傾慕,這兩個太過相像又相去甚遠的Alpha,大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

    「吶我說啊,會長。」赤羽業慵懶的從背後攬住淺野學秀,吐出的話語帶著鼻息吹向他的耳緣,「你是不是根本沒有談過戀愛啊?」

    「……是又怎麼樣,我覺得你大概也沒有。」國中三年也沒看過哪個人比自己更能對付這傢伙。(中村莉櫻可能算一個,但那兩人怎麼看都比較像好兄弟……)

    「那你知道我們在交往嗎?」

    「這種理所當然的事為什麼需要你提醒我?」

    「哦親愛的會長,我們都交往大概……嗯,第五天了,而你除了一直把我叫來學生會室之外,居然沒有其他的約會計畫——果然是個沒有談過戀愛的小處男,呵呵。」不過才第五天他就已經完全(被迫)習慣學秀略嫌兇猛的信息素味道了,這貨實際操作不行,本身的素質倒是挺駭人的……

    唉,學秀醬都不約他出去,這樣他要怎麼使喚人啊。

    「欲求不滿就直說。」在赤羽意料之外的,淺野還是沒有抬頭,依舊淡定的批閱著手上的公文——淺野學秀你這樣是會鬧分手的你知道嗎。

    「是有點。」赤羽業笑著釋放自己的信息素。大概因為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主動這麼做吧,草莓味一瞬間濃郁得有些嗆人,又酸甜得過分。「你不和我出去的話,我怎麼找機會下藥迷.奸.你呢?」

    「你確定是你在上面?」在近乎讓他窒息的果香中,淺野終於轉過頭來,紫色的瞳孔中盈著壓抑的躁動,「本來就準備明天約你出去了,正好放假。地點我還沒想到,你自己選了告訴我。」

    哇決定權居然在他手上,那可要好好思考怎麼選了。赤羽終於從橘髮少年身上退開,帶著寫滿奸詐的笑容懶回沙發上滑手機尋找約會的地點。

    淺野學秀終於微微放鬆肩膀,咽了下口水。他有些不自然的挪了下椅子,掩住自己辦公桌下已經撐起的帳篷——

    該死,赤羽業的信息素也太能撩了!

    還有他那沒良心的老爸,知道他交了男友就開始增加他的工作量,妨害別人戀愛是要被章魚勒死的。


哇我貌似真的拖了很久,小夥伴們抱歉( ;∀;)
求紅心求評求fo!((拖文還這樣要求,你還要不要臉。

【MHA-轟爆】轟焦凍生日賀

❐這是一篇《我的英雄學院》的女性向同人文,CP轟焦凍X爆豪勝己
❐2017轟焦凍生日賀文
❐雄英1-A友情出演,因為我喜歡八百萬所以會給她加戲(?)
❐人一多就好難寫啊,文筆廢。
❐BUG歡迎幫抓

    轟焦凍一直知道自己的同班同學們很會搞事,喜歡鬧得轟轟烈烈還要揪團那種。

    所以當他放學後被障子、賴呂、尾白三人硬是拖了出去,半小時後又被推回教室前告知裡面是自己的生日會會場時,其實他也不算是特別特別訝異。

    雖然他必須承認,打開門看到熟悉的教室裡裡掛著一顆迪斯可球的瞬間,他還是懵逼了一下。

    ……嗯,結論是今天的八百萬百依然很碉堡。

    「轟同學,生日快樂。」看起來是代表全班的飯田推了一下眼睛,將他迎進教室裡就坐。拼在一起的課桌椅上不知道為什麼鋪了看起來很講究的酒紅色桌布,上頭擺著簡潔但是花紋細緻的玻璃和陶瓷餐具——雖然是挺好看的但是搭配一旁看起來就是要開趴的大音響跟演唱會式的華麗燈光總覺得哪裡不對。

    「……謝謝。」然而看著八百萬閃爍著期待的雙眼他也不是很想多吐嘈什麼,反正這些奇怪的搭配一定不是她配出來的,嗯。

    壽星就坐後,A班的其他同學也喧鬧的圍著併成長條狀的課桌椅魚慣坐下。轟的左右手邊分別是一臉嚴肅但是難掩興奮的飯田,還有感覺毫無幹勁、慢慢晃到座位旁的爆豪(哦,但是他似乎一開始就瞄準了這個位置,因為十秒前準備一屁股坐下的峰田在和他對上視線後像受到驚嚇似的落荒而逃)。

    這一幕逗得幾個熟知爆豪性格的男生偷笑了起來——爆豪的那點心思簡直太明顯了,也就轟焦凍這種大冰塊可以在那樣的氣場下渾然不覺。

    「嗯咳,好啦既然大家都就位了,那就該上蛋糕了我超餓……」唯一沒有坐下的上鳴電氣嘴角一邊憋著一邊戳了下切島讓他停止悶笑,從講桌後方端出了一個蛋糕。

    老實說這個蛋糕有點小。在這個念頭剛閃過轟的腦海的瞬間,上鳴便毫無預警的將鋪滿奶油的甜食往他的臉上一拍——

    「生日快樂啊轟!」

    「……」

    「……」

    恭喜1A全員獲得一份冰凍的蛋糕。

    「這都能反應過來!?你的反射神經也太恐怖了吧!?」計劃失敗的上鳴不滿的抱怨道,「平常那麼強就算了今天就讓我們整你一下不好嗎——」

    「不好,別浪費食物。」他伸出了左手碰觸冰塊,在它們融化的瞬間穩穩的接住失去支撐落下的蛋糕、並順手往右手邊爆豪的盤子一放。

    爆豪的耳朵瞬間紅得跟轟的左半臉有得一拚。

    「死陰陽臉,自己吃掉啦。」強壓著內心的情緒,他把蛋糕推回轟的面前,「別把被你的冰摧殘過的東西給本大爺———」推回來也沒關係這樣我就可以吃掉它了。

    「爆豪你就吃啦正好冷卻一下你一整年都在亂爆的腦子。」上鳴一手拿著真正的大蛋糕,將盤子扔回爆豪的位子。「別太感謝我哈。」

    「啊?誰一整年都在亂爆啊上鳴你給我過來——」

    「慢著咔醬……」

    「夠了你們,別造成轟君的困擾——」

    轟默默的看著兵荒馬亂的現場,有點無語。眾人花了一點時間才制止了要(單方面)打起來的上鳴和爆豪,將注意力轉回應該要是主角的轟焦凍。

    「總之先吃蛋糕吧!」麗日讓漂浮的大蛋糕落到他的面前。蛋糕沒有什麼特殊的造型,不過一半是奶油上灑著大量的糖霜、另一半是紅色為主的草莓和其他莓果,並以巧克力醬寫著“HAPPY BIRTHDAY TO TODOROKI SHOUTO”,倒也看得出來滿懷設計者的心意。

    「啊對了,這個蛋糕不是拜託百百做的哦!」麗日歡快的補充道,「這可是大家一起分工合力完成的呢!」

    「順便一提草莓是小爆豪的主意,看起來真的蠻好吃的~」

    「真的?」聽到蛙吹的話,轟終於——終於說了今天的第三句話,「看不出來你這麼少女啊爆豪……」

    「夠了喔死陰陽臉!草莓這種有點酸的水果哪裡少女了!」

    「也不是說草莓很少女……應該是草莓配你很少女。」

    「死ね!!!!!!」

    眾人表示,其實看班上一、二名打架兼嘴砲還蠻下飯的畢竟相當精彩,只是眼睛有點痛。

❏❐❏❐❏

    「好了那麼既然大家都吃飽了,我們就來進行最主要的送禮物環節——」主持人已經當的很順的上鳴自嗨的拍著手,「不過身為A班人人羨慕的帥哥學霸,怎麼會讓你那麼簡單拿到禮物呢哈哈。就從你左邊的飯田開始一個一個要,要對每個人都說幾句好話才行哦。大家也可以出任務刁難轟,反正一年就這麼一個機會!耶!」

    眾人莫名沸騰的情緒讓轟難得的揚起嘴角。和這一群相處其實真的不錯,不知道為什麼,挺開心的。

    「好吧。」他離開座位站起身來,轉向一旁開口道,「飯田同學,你是個很不錯的班長……」

     平常沉默的轟認真的說起話來居然還算蠻感人的,大多數的同學都選擇直接交出禮物(尤其那一張池面的臉在女生中基本上無往不利),少數提出大冒險的男同學也遺憾沒有收穫任何轟的醜照(可惡,應該先限制不能用個性的!)。

    最後班上同學大致上都輪了一次,轟本人的座位旁也已經堆滿了卡片和禮物。面癱的少年依照規定走近最後一個人——原先坐在他右手邊的爆豪勝己。

    「準備好了嗎陰陽臉?」翹著二郎腿的少年張狂的笑著,「不會讓你太快過的。」

    「……」他已經走得不能再近了。為了方便和他對話,所有人的椅子都是背對桌子面對外圍的,而轟的位置已經近得爆豪抬起的右腳直接頂在他的膝蓋處。

    「幹嘛啊?」爆豪衝著他挑眉,「不說話?」

    轟眨了眨眼,望著他謹慎的開口道。

    「爆豪,我喜歡你。」

    「!?」眾人在暴躁少年一個失手製造出來的小型爆炸聲中露出了震驚、困惑、呆滯、看好戲等等混合的豐富表情,尤其是先前對著爆豪微妙的少女心(?)竊笑的同學們更是各個露出了略顯猥瑣的賊笑。

    「哈啊?!陰陽臉你是認真的嗎!?」爆豪扶住了險些被自己炸爛的椅子,抬頭瞪著面前的人,「是我理解的那種喜歡!?」

    「是就算被你炸一頓也想吻你的那種喜歡。」轟一黑一藍的雙眼帶著某種詭異的壓迫感,「雖然我想你也許炸不到我。」

    「啊——!?」爆豪直接站了起來,提著轟的衣領往自己拉近,「陰陽臉你給我聽著,本大爺比你強,比、你、強。還有你的告白可以稍微有誠意一點嗎?」

    「我覺得我挺有誠意的。」

    「啊?」他直接粗暴的按著轟的臉,往他的嘴唇咬了下去。他的吻和他本人一樣,張狂、強勢、暴力,充滿了存在感。

    「陰陽臉你給我聽著,有誠意的告白是這樣的。」心滿意足的舔了下嘴唇,爆豪瞇著眼睛看著面癱臉有些崩掉的轟,難得笑得沒有什麼兇惡的感覺。

    「哦。」轟有些隨便的應了一聲,把笑得正歡的爆豪抓了過來、狠狠的吻了回去。他的嘴唇比爆豪的冰涼了許多、還有微微的龜裂,僅僅貼上觸感就癢得讓爆豪忍不住伸舌去舔,和明顯認真起來的轟戰成一團——畫面之壯烈,讓圍觀的A班眾單身狗不是按著眼睛閃避就是輕佻的吹起口哨。

    就在飯田看起來即將衝上去以妨害風化為理由把他們分開的時候,兩人終於停止了微型戰爭,緊緊抓著對方的肩膀試圖緩過呼吸。

    「夠有誠意了嗎,爆豪?」

    「勉勉強強……」

    「夠了喔!體諒一下我們吧你們!」爆豪還來不及接下一句,就被憤怒的單身狗們打斷了,「要親熱結束後再說!準備好的KTV機都還沒用到呢轟同學你過來唱小蘋果!」

    「啊?你們要跟我搶還早一萬年呢……」

    於是今天依然喧鬧搞事的1-A多出了一對虐狗不遺餘力的情侶,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END-

最近寫的東西越來越歡樂逗比了……考完試後是否該重拾正經向呢((DOGE
總之希望你們喜歡,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求評論和小紅心#

【暗殺-秀業】淺野學秀生日賀/小惡魔逃跑守則

❐這是一篇《暗殺教室》的女性向同人文,CP淺野學秀x赤羽業
❐2017淺野學秀生日賀文
❐年操有,差不多是高中二年級左右,交往後會長的第一個生日。
❐這次也很短小,作者一樣有病,求不打。

    淺野學秀覺得這大概是他這輩子最糟的一次生日了。

    也不是說他之前的幾次生日過得有多好——不過他那時不怎麼在意生日,不太在意的情況下有了父親跟手下跟迷妹的祝福和禮物差不多也算是美好了(?)。

    然而今年他稍微多抱持了一些期待……哎呀他都脫單的人了,男朋友不在生日做些什麼的話也太哀傷了你說不是嗎?

    哦但是他男友還真的沒有做什麼。

    只見當天赤羽業懶懶的窩在床上看著怒氣沖沖的淺野學秀桑,眼裡都是笑意的說,哎呀會長不好意思,上禮拜我生日打完生日炮之後我就臥病在床到現在啦,誰叫你太過份了呵呵。

    那你倒是說說,這一週內的六個芥末醬受害者哪來的?我們的會長一臉冷漠。

    所謂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小惡魔除了被棉被悶紅的臉之外分明一點都沒有病人的樣子,還有心思和咱們苦逼的淺野調笑——「吶會長,我覺得跟鍋底一般黑的臉色挺適合你的,襯得你美麗的紫色眼睛更明亮了哈。」

    ……我答應我自己今年不揍人,我不能新年第一天就破功。*學秀桑反覆握拳ing。

    「赤羽,生病就算了,你倒是解釋一下你怎麼搞得病了一週而你男友都不知道啊呵呵。」期待落空造成的傷害大概真的挺大的,沒心沒肺的戀人只用了幾句話就成功打掉了會長大人一半的血條、順便把狂躁值加到了80%,實在厲害。

    「潛伏期。」赤羽業正經的答道。

    「……你夠了你。」淺野的橘毛看起來快要燒得比紅毛厲害了。「誰事後生病發燒還帶潛伏期的?胡扯打個草稿好嗎?」

    「不管了隨便,反正我病了真的不好意思哈,今天恐怕不能幫會長大人過生日了還得麻煩您照顧~」

    「赤羽業你給我消停一點!」

    「好啦不鬧你了,真的發燒了不信你摸。」紅髮少年收斂了笑容,微紅的臉配上略示弱的表情倒真的讓人有幾分憐惜,尤其那雙帶著水光、還被微微垂下的睫毛擋一半的金色瞳孔著實讓淺野學秀的心漏了一拍,「拜託你去幫我買一下水蜜桃罐頭和薑茶可以嗎?你知道我父母都不在……」

    聞言,淺野挑起了一邊的眉毛,卻在開口前又被窩在床上的人搶了話。

    「買回來我吃了好一點之後,再陪你過好嗎?雖然只能在家。」

    「……好。」還是很想質疑為什麼這種東西沒有常備在家不過還是不要在意這些小細節好了。

    「謝啦。」小惡魔又咧開了笑,「鑰匙拿去,等你啊,掰。」

    「……」被趕出房門的淺野有點方。

    又不悅的瞥了戀人的房門一眼,他拎著鑰匙和錢包,默默的走出了屋子、一邊盤算著購物的最短路徑。

❐❐❐

    淺野學秀後腳剛離開屋子,棉被裡的赤羽業便嗖的跳了起來,從衣櫥裡拖出一個箱子和一卷包裝紙——

    尼瑪禮物包到一半他就來了是什麼鬼!逼得他只好裝病把對方趕出去……

    此時赤羽業還不知道他的所謂急中生智會給他的貞操帶來多大的危機,我們先為他默哀三秒呵呵。

    因為還有更大的危機等著他呢(笑)。

❐❐❐

    苦逼的學秀桑提著罐頭和薑茶回來的時候,對於屋子裡突然昏暗的燈光是懵逼的。

    赤羽業居然還有力氣爬起來給燈裝上黃色的燈罩?生病什麼的果然是裝的吧?

    「學秀。」一道壓低的聲音在客廳內響起。淺野突然發現,那小惡魔不鬧騰的時候,聲音其實算是相當成熟好聽的——尤其仿若呢喃的念著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簡直是赤裸裸的勾.引。

    啪噠。

    接著整個空間瞬間被點亮——那一秒淺野基本上是瞎的——然後他看見了應該躺在被子裡的那傢伙坐在一個紅色包裝的箱子上,神采奕奕的對他笑。

    「那個啥,生日快樂。」赤羽拍了拍身下的箱子,「這是禮物。」

    哦,好吧,淺野學秀承認,他真的、有點感動。失望過後再得到的驚喜果然特別棒,業君不愧是學霸,絕對值學得不錯。

    「……我之後再來跟你計較你裝病指使我去買東西這件事。」情緒渲染下他的笑容難得顯得沒有那麼壓迫,反倒是純粹的開心多了不少——雖然整個笑容還是很淡,「謝謝你。」

    「不客氣,喊聲吾皇萬歲就好。」果然這貨感性不到三分鐘又二回去了,淺野翻了個白眼。

    「滾,站起來讓我開我男友的禮物。」

    「只要禮物不要人還真是狠心~」業嘴上一邊碎念著還是一邊蹦躂了起來。

    我們的壽星默默的拆開了包裝紙,拆開了箱子,又拆開了一個箱子,再接著拆開了一個盒子,又拆開……

    嗯沒有,他直接拿出了真正的內容物——雖然包裝已經夠繁複了。

    「……」會長大人看著手上的參考書和上面的字條,黑臉模式再現。

    什麼『接下來的一年好好加油啦認真念書~等你喔手下敗將』,他家小惡魔果然欠調教,非常。

    「赤羽業,我們談談人生。」

    「啊哈哈哈我病了不要過來……喂淺野學秀別踹我的門一切好談!」

    「看你鑽得那麼歡果然還是想床上談是吧,嗯?」

    「不不不沒有這回事——」

    總之淺野學秀今年的生日過得有點糟,不過,很性福。(微笑)

FT/
哈哈哈哈哈我趕出來了(筆芯)週五才想出梗我也是醉了尤其我週六整天碰不到爪機,這篇文簡直是奇蹟(?)
EROSION大概要月底才會更了我需要鹹魚一下(不是),我是說我要考試了所以米娜桑我們有緣見#

最後在這裡,跟所有的淺野學秀粉和淺野學秀本人道歉(土下座

【暗殺-秀業】赤羽業生賀/教你如何準備虐狗系禮物

❐這是一篇《暗殺教室》的女性向同人文,CP淺野學秀x赤羽業
❐2016赤羽業生日賀文
❐年操有,設定大約在28、29歲上下吧,社會人士
❐據說這文體叫知乎體…(?)第一次嘗試請多見諒。
❐對,很短小,求不打。

Q/最近有點煩惱。我女友的生日跟聖誕節同一天,當然會想替她準備雙份的驚喜,然而最近年末忙成狗還窮到要吃土,實在沒有什麼多餘的心力和金錢……各位覺得我應該怎麼準備禮物?

【熱門回答】
        辣妹英語

    這煩惱雖然很可愛也很實際但是我還是要先表達我身為單身狗的憤怒[舉起火把.jpg]

    好啦對於這個問題,我決定出賣朋友說一個小小的故事(^^♪
    簡單交代一下背景。這對朋友,簡稱橘毛君跟紅毛君,國中認識、從高中交往到現在,掐指算算也超過十年了,兩個人都過著不太加班的高薪生活(管理階層真討厭)。

    去年的聖誕節——也就是紅毛君的生日——橘毛君做出了他們開始虐狗以來最虐狗的一件事,主意還有一半是我出的(手動再見)。

    那天那兩個不喜歡人擠人的傢伙很罕見的出門約會去了,還是去那種閃光程度堪比恆星的耶誕城。紅毛君一如既往的到處惡作劇,橘毛一如既往的到處放任著他,直到差不多九點半、兩人走到了市區的大聖誕樹附近。
    (我怎麼知道的?我當天剛好跟前男友去了那裡然後分手了。然後隨便亂晃的時候撞見了。
對我也曾經是個有男友的人[痛哭流涕])

    總之點滿嘲諷紅毛非常自在的嘲笑著所有他想嘲笑的東西,然而橘毛非常反常的沒有反駁他也沒有附和他……
    然後紅毛就開始嘲笑橘毛的反常了。

    橘毛還是沒有任何反應這點讓我蠻意外的。所以我決定擅自把他理解成緊張了啊哈哈,雖然我認知中的橘毛跟緊張這個詞基本上沒有什麼關係(攤手)。
    哦,你們問幹嘛緊張?
    因為,橘毛他在紅毛終於閉嘴的那一瞬間、掏出了個戒指、跪了下去。
    當下沒有墨鏡的我是拒絕的[冷漠.jpg]。

    「戒指,是聖誕禮物;我的這輩子,是生日禮物。」哦那真的是我聽過最沒有節操最瑪麗蘇最^$*$^(#*@)[以上消音]的虐狗語錄了。我到底為什麼要作死建議橘毛把自己送給紅毛。

    重點是平常是個中二小惡魔的紅毛居然特麼的臉紅了。僵住的那種。哦我的眼睛。

    反正那倆貨現在已經跑去荷蘭登記完蜜月完又回來了。比以前又閃了一點。呵呵[眼神死.jpg]。

    希望這個答案有幫助到po主。

    還有,身為愛情軍師的大家,no zou no die do not try。真心的。

    ——以下是熱門評論——
→WOC去年聖誕節造成一時話題的究極虐狗居然是你教唆的!這是傷害群眾啊!
→PO麻煩不要採用這個回答我聖誕節當天是要在耶誕城打工的而我沒錢買墨鏡。
→覺得紅毛跟橘毛都是gay的一定不只我一個。

    ——以下評論按順序排列——
→我怎麼覺得主角跟我高中一個班……
→狗糧吃不下了,拒收謝謝。
→辣妹你死定了(芥末醬微笑.jpg)
→樓上難不成是……?

-E.N.D.-
從來沒想過自己有達成周更成就的一天!雖然很短小但更了就是更了!(喂
日常求評求紅心♥

【秀業-ABO世界觀】Erosion 01

❐這是一篇《暗殺教室》的女性向同人文,CP淺野學秀x赤羽業
❐之前秀業開坑調查裡有小天使點的梗,因為和其他點梗的世界觀不一樣就獨立出來寫啦。(開坑調查仍在持續進行中喔,大家麻煩幫忙手滑plz)
❐設定上兩個人都是Alpha、高中時代,不能接受的請慎入噢

    「我對你抱持著超越正常的情感。」

    校舍附近的隱密角落隱約傳來了這麼一句壓低聲音的語句。而不同於那壓抑的音量,動聽嗓音的主人似乎不打算壓抑自己的銳利的氣場及支配欲,反倒是透過不容質疑的命令句、強硬的接著說道。
    「讓我標記你吧,赤羽業。」

    樹林裡靜默片刻,接著傳來一串帶著嘲諷的笑聲。

    「會長大人精蟲上腦了嗎?別忘了我跟你一樣……是個Alpha呢。」

❐❏❐

    淺野學秀和赤羽業,椚丘高中赫赫有名的雙學霸。都是國中部直升、在國中年代都已經聞名全校,一個是全能的學生會長,一個是從E班下剋上的紅毛不良。兩名各方面都出類拔萃的Alpha互不相讓、樂於爭奪學校的頂點,其他學生大多已經對前兩名不抱任何希望。

    噢不等等,這兩隻學霸之間可不是只有這種正經的比試,應該說多數時間都不是什麼正經的較量。他們每堂課都在進行一些幼稚的比賽,比如誰板書抄得快、誰問題搶答的比較多之類的,老師們困擾了一陣子之後果斷選擇翻一個白眼,無視無視。

    雙學霸之間充滿戀愛的火花,咳,我是說較勁的火花,在老師眼裡是感情不好互相鬧鬧,看在思想比較哲♂學的其他A班同學眼裡基本上就是變著法子秀恩愛,準是相愛相殺沒跑。因此雖然兩個人都是Alpha,腦補技能點滿的腐女妹子還是默默的捂著臉,碼了一萬字小黃文扔給同好分享。

    然而即使如此,全校上下還是沒有一個人真的覺得淺野學秀會對赤羽業抱持所謂超♂乎♂正♂常的情感——要知道,二次元的男人秀起來分分鐘鐘攪基,現實的男人秀起來那叫純純的友誼。所以,在被這麼意料之外的告白正面衝擊還能泰然自若,赤羽業大概不是心臟太強就是早有預料。

    總之我們先把畫面轉回校舍後方的告白現場。

    對於赤羽業幾乎是挑釁的回覆,淺野僅僅是勾起了嘴角,緩緩的朝紅髮少年再貼近一些。

    「我知道你是個Alpha……」他已幾乎是呢喃的語氣答道,聲音中溢出的勾引意味讓赤羽輕顫了一下,隨即裝作沒有什麼的再度放鬆四肢。

    他的反應讓橙髮少年笑得更燦爛了,有點鬼畜妖孽的那種。以更刻意壓低的嗓音,他補完了後一句話,「……但是沒有人規定兩個Alpha不能在一起啊?」

    「哦是嗎。」業察覺到他的手指似乎和吊兒郎當的語氣相反,一個不小心對手上的草莓牛奶施加太多力氣了,「但是我不相信你啊。」

    「哦?」

    「你那麼嬌生慣養,受得了Alpha的信息素嗎?你總不會以為同性的味道會有多好聞吧。」少年瞇起了貓眼,很故意的往對方某個不可描述的的部位打量了一下,「再說你這處男真的有辦法對著發情的Omega不為所動,繼續喜歡一個Alpha?」

    「意思是赤羽同學你不是處了?」被那欠抽的小眼神瞄了那麼一眼,淺野有種想將他按在牆上直接吃乾抹淨的衝動。

    敢撩他?哼。

    「我是不是處跟你的人生目前沒有什麼直接的關聯吧呵呵。」

    「哦?」橙髮少年眼底閃過一絲笑意。「意思是我是不是處跟你的人生有直接的關聯了?」
   
    「我可沒有這麼說。」

    淺野看著小惡魔瞇起的金色瞳孔,表情幾乎算是遊刃有餘的笑了。

    「我說赤羽啊……你從都到尾質疑的都是我能不能接受Alpha或者能不能忠於一個Alpha呢。你明明可以直接用你自己不能接受Alpha作為理由拒絕的……我就直接理解成你已經可以接受我吧。

    那麼親愛的赤羽業,我現在該證明的就是我能接受Alpha,並且不被Omega的信息素所動搖了,是吧?」

    不等對方回答,淺野直接將他往牆上一推、捏著他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上去,同時釋放出自己的信息素:那是一種很接近柑橘的香味、卻又更濃並帶有侵略性許多。

    被壓制在牆邊的赤羽業先是小小掙扎了一下,接著便自暴自棄地任由淺野學秀索吻甚至被帶得忍不住給予回應。漸漸的在情動的狀態下,他原先隱忍的信息素也稍微溢了出來,淡淡的草莓味充斥了淺野的鼻腔。

    過了差不多是一世紀——大概啦,反正業是這麼覺得的——兩人終於從那粗暴黏膩得讓人窒息的吻中掙脫,呼吸中還夾雜著彼此留下的味道和慾望。腰肢半軟靠在牆上的紅髮少年帶著埋怨的瞪向方才的侵略者,接著在毫無設防的情況下被對方挑釁的微笑勾得心跳漏拍。

    「你會不會討厭我的我是不知道,不過我挺喜歡你的味道的。」淺野熟練的耍著流氓,「至於你質疑我的第二項嘛,不如我們來做個約定吧。就先交往一個月,我會證明,我對支配Omega沒有任何興趣。」

    赤羽看著眼前突然帥三倍也邪惡十倍的同桌,默默露出了非常適合搭配芥末醬的表情。

    「可以啊,準備被我使喚再被我甩吧,會長大人。」

-T.B.C.-

最近母上大人學習逼得緊,下次更新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是我會努力碼字的嚶嚶。
求評論和小紅心(๑•̀ㅂ•́)و✧

【MHA-轟爆】POKEY日賀文/瞬間衝動

❐20161111POKEY DAY賀文
❐起名廢
❐CP轟焦凍X爆豪勝己,少女心爆豪出沒、轟君無恥了一把,OCC君基本上已經住在我家不肯走了
❐設定上應該是剛交往不久……吧?

    11.11。

    今天的光棍節又默默的到來了。在A班的單身狗們又開始哀嚎的同時,我們的爆豪勝己同學在心中悄悄的得瑟了一下——哼哼他今年可是脫團了,光榮的加入有權利放閃的現充組……

    嗯只是對象是那陰陽臉。

    面對突然從像是競爭對手的同學變成超級男友的轟焦凍,爆豪嘴上不說心裡還是有些羞澀的——牽手啊靠在一起啊雖然都蠻幸福的但是……哎呀總是有點那個啥……

    尤其是當他發現光棍節的時候許多情侶會選擇玩pokey遊戲來虐狗的時候(嘛當然不只情侶但是那從來不是爆豪關心的重點),他內心基本上是充滿波動的——

    他拒絕跟陰陽臉玩這遊戲!才交往幾週啊絕對不行不行不行!而且想想他冷著一張臉淡定的靠過來的樣子……

    呃啊啊啊啊啊!

    宿舍中傳出了爆豪揮發少女心的音效——嗯但是外面其他人都覺得那只是他發了火摔東西而已。

    #

    「光棍節快樂,恭喜自己又魯了一年……」

    A班單身狗協會的成員們看著校園中感覺特別虐狗的情侶們,悲傷的嘆了一口氣。

    愛護動物人人有責,希望政府可以盡速立法嚴禁雙十一閃光,嚶。

    爆豪一身王八…哦不王霸氣場的翹著二郎腿,椅子向後傾靠著身後的桌子,臉色一如往常、凶狠的鄙視著周圍吵吵鬧鬧的同學。

    ……嗯,看起來沒有人發現他內心亂七八糟的波動。

    就在他終於有辦法將一部分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的時候,有人走到了他的桌前造成一大片影子蓋在他身上,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轟焦凍。

    那個外表搶眼得讓人有點生氣少年沉默的望著他,依然沒有什麼表情的精緻面孔帶著一點莫名的耀眼感——容光煥發那種,閃的他有些羞澀地降下椅子坐好。雖說如此,爆豪勝己還是張揚的瞪著眼前的轟,略帶挑釁的開口。

    「幹嘛啊,陰陽臉?」很顯然的,雖然交往這件事造成了爆豪心中大量的波動,卻完全沒有改善他和轟焦凍表面上相處的態度。

    一樣口氣不好,一樣凶,一樣暴躁。

    轟倒是毫不介意這樣的語氣,只是淡定的拉開他前方的椅子坐下、掏出一盒東西。

    「……光棍節快樂,吧。」

    慢著我不是都跟你在一起了嗎誰跟你光棍節啊還有那個吧是什麼鬼?

    腦中奔跑過一整串的吐槽後,他選擇無視轟跳tone的思考方式,定眼細看他手中的盒子——

    那是一盒POKEY餅乾,香蕉口味的。

    真假還真的應驗了!?那個智障閃光遊戲!?

    「我不玩。絕對不要。」他努力安定自己的語氣,堅定的回答道。

    爆豪看著轟愣了一下,感覺像是腦袋急速運轉了一會兒,然後困惑的偏頭。

    「……玩什麼?」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太孤陋寡聞了吧陰陽臉!

    「我只是聽說今天是POKEY日……不是要送這個嗎?」顯然誤解了各種東西的轟已經完全把這個節日當成情人節在過了。

    哈哈哈哈哈。在心中嘲笑完轟之後,爆豪的心情整個明媚了起來,順手就接過了那一盒零食,拆開咬了一根。

    「不錯吃啊,品味還行嘛。」他叼著半根餅乾、透過齒縫說道。

    因為心情好而鬆下防備的爆豪完全沒有注意到轟略略睜大了眼睛盯著他,沒有注意到他悄悄的撐起上身,沒有注意到他冰冰的臉上浮現的那一點點笑意。

    直到轟一瞬間朝他靠近,咬住已經很短的餅乾的另一頭、吻上去的時候,他才察覺的這些——

    然而除了轟焦凍那一瞬間帥的不可思議這樣的感想之外,腦袋猛然一片空白的他做不出其他的反應。

    至於轟呢……雖然之後吃了一頓爆豪流小型爆炸,但是對他來說那一吻也是挺值得的,嗯。

    唯一不得而知的,就是那時轟究竟是一時衝動、還是老早就算記好拼命裝傻這件事了吧。

————————————————
冷坑取暖、跪求評論!

占TAG抱歉( ;∀;)

關於上次的台灣秀業本開坑調查,現在的狀態是開了一週只有9個人填(掩面
表單會一直放著,不過到20之前應該都是沒可能出本的除非是無料……

問卷裡點的梗我都會寫的噢(๑•̀ㅁ•́๑)✧短篇應該會先產出,長篇寫完後如果表單有到門檻就出本,沒有的話就……就放在這兒了。

PS表單裡面其實有個大陸通販的選項,如果還要太太要填都歡迎嗚嗚嗚嗚 為了本子歡迎轉給同好((#

台灣秀業本開坑調查

占TAG抱歉
我只是一個想盡一己之力讓坑稍微暖暖小透明(?)有鑑於幾次同人場,場上都一本秀業也沒有所以來問個…
當然如果人不多我也是會寫的,只是可能就不出了貼貼這樣www

表單走起

【K-雙王】宗像禮司生日賀/School Days

※這是《K》的女性向BL同人文
※CP:周防尊&宗像禮司無差,攻受自行斷定。小劇場是伏八,麻煩注意!
※2016.10.01室長生日賀文❤為7000TAG填上一塊磚頭!
※學院PARO,不良校草尊&學生會長禮
※砲灰自創角有,算是助攻(吧)
※畢竟是AU,OCC會有的
都沒問題的話就往下吧↓

    秋天的空氣是涼爽的,夜風相較於夏天更舒適而清新,讓學校的宿舍樓顯得稍微不那麼悶一些。

    伴隨著那一陣秋風,一道清亮的嗓音響徹了整個房間,「已經超過晚上九點半了,閣下最好在門禁之前回來。」

    周防尊一手抵著門、懶散的回過頭看向坐在桌前的室友,顯眼的紅髮和毫無幹勁的表情格格不入。片刻,他終於開口答道。

    「哦。」

    不待宗像發怒,周防已經從容的踏出房間,順手拋下一句話,「我自己會處理,宗像。」

    砰,學生會長大人散發的黑氣和危險的微笑被房間門完美的隔離。

*
    周防尊和宗像禮司,學院中赫赫有名的兩名學生,分別是不良集團HOMORA和學生會SCEPTER 4的代表。全校學生已經看慣了他們到處針鋒相對,也早就對於他們同班同桌同寢的微妙緣分見怪不怪。反正許多人看著看著,便自己腦補出一堆相愛相殺的情節,CP粉更是隨便撈都一大把。

    偏偏主角之一的周防身為校草,那桃花一朵一朵開的無比燦爛,就算他再沉默再臭臉,還是有一群女孩子爭先恐後的貼上去——理所當然的他的戀愛史就這樣順理成章的越寫越長——周防討厭挑選夥伴,也討厭挑選情人,因此一直都是還算合拍就交往,有糾紛就分手,乾脆利落的得很。

    他現任的女友是目前保持著最長時間的一位。她長得相當清秀可愛,個性也沒什麼缺點,基本上是歷任女友中少數沒什麼人找碴的。另外她還有一個讓人不得不佩服的能力,那就是……

    「尊——」她是除了宗像跟HOMORA幹部之外,能夠最快找到尊的人。比如說晚上九點多的現在,周防從被他人目擊到避人耳目踏上天台也才不過幾分鐘,而少女已經依賴著對他的了解和判斷找了過來。

    「怎麼?」毫不在意有人打擾他的空間(那實在太麻煩了),他依然故我的躺著,手指輕輕夾著菸。少女自顧自的在他身旁不遠坐下,柔聲開口道。

    「就來坐坐。」

    尊不置可否的抽了口菸。

    「對了,聽說學生會開始嚴格實行門禁令了,你知道嗎?」

    「今天出門前才被『提醒』過。」

    「啊,你的室友是宗像會長嗎嘛。」少女的臉上浮現一絲恍然,要知道,周防是很少關注校內的事情的,「他人怎麼樣?」

    周防沒有馬上回答。他陷入回想一般的望著天空,金色的瞳孔中映著跟那人髮色相同的夜空。

    「……很容易讓人火大的一個人吧。」良久,他還是只回答了這麼一句。

    「是嗎?」少女笑笑的,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僅僅是讚歎道,「但是不可否認,他是個存在感很強的人呢。」

    確實,周防在心中贊同道。只是那樣煩的人沒有存在感才奇怪吧,瀏海還是那種張揚的斜飛、制服又整齊的非常奇怪,更別說那張漂亮的臉……

    不知不覺的,兩人間陷入沉默,而少女默默看著思緒不知為何被拉走的周防,輕輕地勾起嘴角。

*
    「閣下到底什麼時候才打算停止在室內抽煙?」不知道第幾次聽到宗像囉嗦的敬語,周防有些不耐煩的叼著煙打開房門,然而身後立刻又傳來了宗像冷冽的聲音,「還有,閣下什麼時後才打算遵守門禁規定?」

    不給在室內抽,還不給出門,簡直無理取鬧。尊帶著不悅的踩熄煙蒂,轉身往宗像的床鋪一坐。

    「麻煩閣下這個野蠻人不要——」

    「禁止禁止的麻煩死了,讓我坐一下你的床會怎樣?」

    「這是基於對室友的基本尊重——」

    「懶。」周防抬手示意爬上上鋪太麻煩。

    「你可以每天往天台跑,卻懶得爬到上鋪?」學霸禮司以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紅髮少年。

    這麼說也對。周防沉思了片刻,然後以無賴的語氣答道,「就想坐你的床。」

    宗像翻了一個白眼,回到桌前繼續自己的拼圖大業。他拼圖的速度很快,而且十分準確,碎片嵌入的聲音甚至可以用有規律來形容。而一旁的周防默默的盯著他的背影,最後索性躺下來換個角度,欣賞那張精緻的側臉。

    不知不覺到了宿舍即將斷電的時間。禮司滿意的收起完成的作品,帶著美好的心情準備把那野蠻人趕下床好快點就寢。不料他目光方落及自己的床位,便看到那傢伙的睡顏——周防聽著規律細小的拼圖聲,就這麼睡著了。

    宗像花了五秒的時間考慮要不要把他踹下床,最後還是不想造成什麼動盪作罷了。

    ……而且,其實他覺得,那傢伙的睡臉也有那麼一點可愛。那麼一點。

    慢著,但是他不想睡周防的床啊。宗像煩惱著,開始在狹窄的房間裡來回踱步,頭上的燈早已熄滅。

    最後被迫跟周防擠一張狹小的床鋪,因此內心無比複雜的禮司表示,早知道應該在一開始就把這傢伙扔到上鋪的。

*
    「尊,你昨天都在宿舍?」隔天周防還沉浸在一早起床看到禮司睡臉的懵逼中,耳邊便傳來他女友的問句。他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沒有看見少女臉上「哇居然出現了百年奇蹟」的驚嘆表情。

    「怎麼突然留在宿舍呢?」女孩大概真的很訝異,難得繼續追問了下去。

    「……偶爾聽一下那傢伙的話吧。」周防丟下了這句話,同樣沒有看見少女的驚嘆臉。

     兩人默默的並排走了一陣子,腦中浮現的事物相差甚遠。最後在上課鐘即將響起的時候,少女才打破了沉默。

    「吶,尊,要聖誕節了,到時候我們出去玩怎麼樣?」

    「再考慮吧。」腦中又是禮司的臉龐一閃而過,周防有些困惑的瞇起了雙眼。女友張了張嘴彷彿要說什麼,卻被鐘響打斷了。

    「那、我先去上課了!放學見!」女孩扯出一抹微笑,抱著書本奔跑了起來。而周防依然故我的踏著悠哉的步伐,往校舍走去,腦中紛亂的思緒揮之不去。

*
    如同女孩所說的,聖誕節確實迅速的接近了。學院裡迅速染上了節慶的氛圍,學生會也緊鑼密鼓的籌備起聖誕節特別活動。

    學生會辦公室內——

    「有什麼點子就提出來吧。」禮司推了下眼鏡,眼神掃過所有下屬的臉龐。「我們沒什麼時間浪費,今天沒有敲定提案不許下班。」

    暴君啊,下屬們心中哀嚎道。而且活動企劃偏偏是最麻煩的,呃啊。

    「報告會長!我提議交換禮物活動!」察覺眾人有些猶豫的氣氛,道明寺不怕死的選擇丟出第一個提案,「這是最常見也是最安全的活動……」

    「根據前人經驗,太容易造成混亂了,駁回。」

    「聖歌比賽呢?」

    「參與度很低。」

    「我提議演唱會……」

    「很不幸我們沒有足夠的經費。」

    「校內找禮物的遊戲?」

    「你以為是復活節嗎?」

    「乾脆不要辦活動算了。」

    「很可惜,這是學校的要求呢,伏見君。」

    「那會長跟副會長穿著聖誕裝表演就算是有活動了吧。」

    「伏見君,你想要寫檢討書就儘管說。」

    「會長,」副會長淡島室理舉手道,「根據之前我拜託伏見君在網路上做的小型學生意見調查,有不少學生希望辦一個聖誕告白大會。準備工作很少、場面簡單也相對容易控管,應該是個還不錯的選擇。」

    「…理由充分,可以考慮。」宗像瞇起雙眼,「有多少人附議?」

    全員立刻舉起手——副會長超級救星出現了,我們當然想要快點下班啊!

    「哦呀,那就先這樣定案吧。」會長大人難得的成全了眾人的心願,甚幸甚幸。得到批准的眾人歡快的下班去了。

    宗像盯著需要繳交的活動計劃書,嘆了一口氣。

    告白活動啊……為什麼感覺自己會很忙呢。

*
    那天周防踏上天台的時候,很訝異的發現少女已經提前在那兒等他了。

    「怎麼在這兒?」他挑著眉問道。

    「等你。」女孩笑著,「我有話想跟你說。」

    「嗯。」

    「記得我在跟你交往之前說過,我會在你有喜歡的對象的時候自己放手——除非那個人是我嗎?」夜風輕輕揚起她的及肩黑髮,「我來兌現我的承諾了。」

    不等尊反應過來,女孩便逕自接了下去,「吶,尊——」

    「——我們分手吧。」

    周防看著她良久,才開口問道,「誰?」

    「你果然是個遲鈍的人呢。」女孩笑道,「仔細想一想就會發現了哦。我總是從你眼裡,看見他。」

    語畢,女孩從容的走下天台,留下周防一個人,叼著煙思考。

*
    伏見猿比古對今年的聖誕節活動表示強烈的不滿。

    工作不多,對,但是這不足以彌補他看著台上開始出現新情侶與惡意放閃的心理傷害。尤其是他還是個悲情的工作人員——他那壓榨人的上司規定,工作人員不能上台告白——所以他連想要拉他家的美咲上台都做不到。

    人生啊,公務猿偏過頭遮著眼睛,躲避又一份飛來的狗糧。

    然後他看見一抹熟悉的紅色。噢,是他在加入學生會前的大哥。自從一週前周防尊跟他的前女友分手後,學園中便出現了大量蠢蠢欲動的女孩子——他八成是被叫上台了吧,伏見想著。

    慢著,不對,台上已經有兩個人了,其中一個還是剛被叫上去不久的現任上司。他就這麼看著尊從準備告白的同學手中奪過麥克風,轉向宗像禮司,然後——

    「宗像,我喜歡上你了。」明明是今天聽過無數次的劇情,但是這次怎麼顯得特別大聲特別煩人?伏見咂舌道,接著猝不及防的受到了閃光彈的可怕攻擊,失手把原本好好的舞台燈切掉了。

    於是沒有人數清楚,宗像點頭後,兩人在台上接吻了幾秒。

    而距離太近全程看到的伏見表示,媽的,辣眼睛。

After That:
    「猴子!我知道你在!滾上台!」

    「哎呀,有什麼事呢,MI↘SA→KI↗」

    「我就說這麼一次!我——……你!」

    「我沒聽清楚喔,MI↗SA↘KI♡」

    「閉嘴!不要叫我MISAKI!我已經說過了!」

     伏見覺得得到治癒。

後記:天啊我寫了8000多字!我第一次寫這麼長的賀文(讓我攤攤)劇情可能有一點不連貫,可能有一點邏輯哪裡出事,段考完有空的話會修改……呃啊……
跪求評論跪求評論!歡迎幫忙抓蟲,文筆不佳請輕噴😂

最後,我最愛的禮司,生日快樂💕